脱皮的秘密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

Posted by

在我们H市有一条古怪的街道,那里到了夜晚,熙熙攘攘的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物品,这些物品的种类繁多,形状各异,大多数是现实中用不到的物品,例如:锤头、香炉、鬼面具、活生生的大蜈蚣等等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梦,是一个美妙的字眼,因为梦,我们可以来到现实世界以外的地方,可以在静谧的夜晚,任凭思维的天马行空,将无数个不可能幻化在梦中。

某一天,我抱着好奇心想在这里买部手机,在朋友的介绍下,左拐右绕的走进了这一条古怪的街道,路面在小雨的交织下,变的尤为湿滑。我小心翼翼的朝前走着,怕一不小心跌倒,弄脏了身上干净的衣服,当走到一家名为“鬼魅手机”店的门口,心里“咯噔”一下停住了脚步。

           
“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”我哼着小曲儿,独自一人走在繁华的大街上。但行人们都长得都很奇怪,有的穿着白色长袍,还走着僵尸跳,有的脸色苍白,还排队喝着孟婆汤……我像游鱼一般飞快地在人海中穿梭。这时,一股浓浓的烧烤味使劲地往我的鼻子里钻,我顺着气味来到店铺,一头活生生的狮子耸立在我的眼前,我吓得往后倒退了几步。见我这个怂样,它便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帅气的男孩,金色的卷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。他告诉我,他叫“辰逸”。我指了指他身后的烧烤,迫不及待的进去撸串儿。

光这名字让我在灰暗的灯光下,有些站立不稳,歪歪扭扭的四个大字,如同刻进心里。这家店面也是这条街道为数不多的店铺,大多数人都是在路边摆着摊,而这家店里规规矩矩的摆着各式各样的手机,在这条街道里,倒显得有些新奇。我仔细的看了一眼店内的老板,一件黑色的袍子,宽松的包裹着全身,在这炎炎夏日里,让我觉得闷得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从和辰逸的对话中,我知道了这条街原名“罗刹街”,一听到这话,我笑笑:“罗刹街不是’镇魂街’这部电视剧里的吗?那你就是镇魂将喽?”他点了点头。我为这感到很不合逻辑,但是,想象刚刚一路上的见闻,这还是有可能的。

我拿出随身携带的折扇,打开左右扇了几下,稍感凉意,心里也带着一股好奇,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店铺,:“老板,这里的手机可以介绍一下吗?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
 突然,从门外传来一声怒吼,简直是震耳欲聋。听辰逸说,他们是“黑袍。”一伙人穿着黑色的大袍子,脸上遮着面具看不清他们的样子。只见辰逸毫不在意地走了出去,大声说:“这条街老子做主,谁敢乱来!”接着从兜里掏出一个牌子,“我可是有将军令的!”(将军令是象征着这个人是镇魂将)站在最前面的人冷笑一声:“切,有将军令有什么用,我们就是来拿你的人头的!”话音刚落,便抡起大刀向辰逸砍去,我害怕得挡住眼睛,当我把手放开时,看到的却让我目瞪口呆:只见辰逸一个“空手接白刃”把刀往左边一掰,右腿往黑袍身上一踢,黑袍便倒在了地上,既然头头死了,那其他人便不在话下。正在这时,一个黑袍向我跑来,哼,敢刺杀本宫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,我一个无影腿,踢在他的肚子上,黑袍疼得捂住肚子,我抓住时机,往他的头上来了一拳。黑袍可能是生气了,大吼一声,我赶紧拾起地上的木棍,使出吃奶的劲往他身上一敲,他便倒地上了,我想,他如果没死,那起码也会粉碎性骨折吧!我吐了口口水,说:“哼,老娘可不是那么好惹的!”

黑色的袍子像没听见我说话一般,低着头始终在柜台前“噼里啪啦”的打着算盘,不时的朝着柜台前的空气低声的嘀咕几句,然后又底下头打着算盘,在我等待的时间里,这店铺的老板一直重复着几个动作,打算盘、从抽屉拿出花花绿绿的钱、跟空气说上几句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战斗结束了,我们回到了店铺。我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地吃着烤串,这时椅子下出现了一个大洞,我便掉入了万丈深渊……
     

我看着这些奇怪的举动,心里不免出现一丝怒火,这么大的活人,你不招呼,在那里对着空气叽里咕噜的说上半天,“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”,心里闪过这丝念头之后,挥了挥手里的折扇,昂起头,:“老板,老子问你话呢,别在那里嘀嘀咕咕的,这手机给老子介绍一下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起来时,我发现我躺在家里的大床上。哦!原来我在做梦啊!

“…”黑袍男仍然低着头,没有说过一句话,从柜台里拿出一部红色的手机,递给了我,上面还有一封说明书。

这条街可真够奇怪的,卖手机的这么死板,能有生意嘛,不过我还是接过了手机,问道:“多少钱?”黑袍摆了摆手,转过身不在理会我,免费赠送的手机,我也是无福消受,自个带着怒气离开这条古怪的街道。

当晚,我回到家,刚打开客厅的灯光,在街道内看中的手机,正赫然的摆在茶几上,我有些茫然的拿起手机,试着按向了女友的号码,:“喂,哪位?”对面传来的正是女友的声音,连电话卡都是现成的。

在一丝惊鄂中,慌忙的回答道:“是我,想约你晚上一起吃个饭。”嘴里随口编着一句理由,搪塞着内心的不安,握着手机的手掌不经意间,密密的布了一层细汗。

“吃你MB的饭,昨天都吵着闹着要跟我分手,你现在还好意思找我吃饭?”“啪”的一声,那边传来一阵挂断手机的盲音。

“草,早点去死!”对着手机无奈的怒吼一句,随手扔了电话。

相关文章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