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光不远,在前方_励志散文_好文学网

Posted by

星光不远,在前方
当南去的列车驰过辽阔的平原大地,梦境一样的山丘和山峰在视野出现,十八岁刚刚开始远足的中原人,奇怪传说的山形竟是如此模样,不见山的轮廓,只诧异山的颜色,原来那美丽的大山,雄壮的大山,竟是这样的拙劣。又经过十个春秋,才见山就是山,见山不是山,见山还是山,才知道山的凝重、厚实和俊朗,博大与壮观。
和妻子子夜时开始登山,走了两个种点,猜想那远处星亮的灯光,应该就是山腰。但是到达之后,远处还有灯光,岳名为泰的山民,坐在灯光下,平静而厚道地说,快到了,不远了。这“快到了”的鼓舞,在归途时才知道它的力量。原来所谓的山腰,仅仅还是山底,还有更险更峻的山峰,在其上的其上。
没有头一夜的浓酒,没有新婚夫妇对爱人的关照,那东岳是难见其形象,难于没入其中的;是酒力和年轻拉扯着她的手,一路的上上上,一节节节的上上上。当我酒醒峰顶,新婚的夫妇合披租来的大衣,虽为东方迷雾漫漶而不见日出东海,多少有些遗憾,好像登高而未见奇观。但是,那山风的寒冷疾劲,还有那一步步眼光对险峻的测量,那一步步精疲力竭丈量的高大,仍然让我的敬意足足生长。
山,其雄伟,其博大,其崇高,不,仅仅是他的高度,哪怕是一道山梁;仅仅是前人铺就的石基,哪怕是一弯的驿站,你不于他较量,一步又一步的较量,一段又一段一眼又一眼的较量,又怎么能够知道山梁之高?一弯之长?而如此浅显的攀登,短暂的相会与手足亲近,无法全览他的美好,又怎能理解他的胸襟,他独特的而深沉?还有他的崇高!
当我明白这一些,我知道自己已过二十载的文艺的攀登,对人性的拷问,对生命的探索,正是这足下的山峰,或者新的山坡和驿站。我执着于此数千个日日夜夜,也或许仍在山腰,甚至刚刚开始攀登。而且,也许,那山峰之巅,也依然高出风寒,旭日无影。也许,白发苍苍,甚至孑然一身,依然高处风寒,旭日无影。
但足下的每一脚步,都有娇妻美艳一样的美好,相扶相搀;有大山一样智慧的人文,在其上点亮一程又一程的灯光。还会有仿佛山谷中传来低沉而质朴的声音:“快到了,不远了。”知道大山,与大山为伍,或者那就是传说中的大山之子,或者大山里的神仙,他们当然知道,高峰,或者山巅,当然“快到了,不远了”!

打小居住在平原之上,那个时候,并没有什么机会与山相拥。

如今,大大小小的山峰也登过几座。上个周日,和龙华广场东朋友们再爬了一次羊台山,似乎有了不一样的感觉。

羊台山山顶,远处山峰层峦叠嶂。

羊台山海拔587.3米,不算什么高山,但却是深圳西部第一峰。龙华这边经常去的是小羊台主峰,写着“羊台叠翠”四个大字,海拔也有400多米。

之所以会有不一样的感觉,是因为这一次没有感觉到那么累了,尽管一样会流汗,但当我看着山顶射下来的阳光时,心中想的不是还有多远,而是,这么快就到了?

我第一次登顶羊台山,是2014年的五一,那个时候虽然也不觉得羊台山有多高,但爬上去却是真的感觉到用尽了浑身力气,也因为五一天气比起十一月更热,更是满身大汗。

羊台山上的铁塔直刺苍穹

别人都说登羊台山只要一个小时,我印象里却总是两个小时。那个时候大约有十多人,上山的路上歇了好多次,山虽不高,上去似乎不是个容易的事情。

而这一次,中途并没有怎么听写,偶尔歇歇脚,也不过一个小时。就噌噌地跑了上去。羊台山,再也没有显得那么高大了。

相关文章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