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红楼妒忌风波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

Posted by

第二十五章、妒忌风波
其实小云那里能安稳,虽然自己是一个人家使唤的仆人,但自己也否定不了那种爱的情感,因为自从和欣桐在一起她就偷偷的暗恋上她,只不过不表露而已。每次萍儿来到这里,和欣桐亲亲我我的样,她在一旁看了都会妒忌和吃醋的。现在可好了,又来了一个,这叫她很不是滋味。可是自己又不能象萍儿表现的那么的明显,因为自己或多或少要顾忌一下自己的身份。所以她就偷偷的观察,暗暗的跟踪,这时她也悄悄的跟上了楼,但没有让他们知道。她在门缝外,看得他们俩的一举一动是那么的仔细,这时的欣桐正在教李璐怎样的写毛笔字,他在手把手的教,在背面看,就象他搂抱着她一样,此时的小云看了,更是气愤得不得了,可是只能偷偷的忍着,还不敢发作。
屋里的两个人,真的象在谈情说爱,欣桐一边那样耐心的教李璐些书法,一边好象把头低在她的发上在闻她散发出的发香,是那么的陶醉,甚至说是如痴如醉。而李璐也是那么的温顺乖巧,就象一个小鸟依人般的听话,在学那个很好奇的书法。
小云越看越生气,他们俩这样好让她妒忌,一下气得不只如何是好。在那里只打转转,突然,她灵机一动,有办法了,我不是仆人吗?我可以装着进去给他们倒茶端水,所以她就急忙跑到楼下,端上来一盘热热的热茶,也不管他们俩愿不愿意,就把门一推,走了进去,这时俩个人正写得起劲,一看小云端茶进来,也还象无事一样的写着,这时的小云怎能让他们俩写消停,就把茶盘放下,给李璐端过来一杯热茶,说道:“璐璐姐姐喝茶。”这时的欣桐很不耐烦,一下一转身,正好碰到小云端着的热茶,一下把茶碰洒在了小云的手上,把小云烫得直咧嘴的叫:“啊!好疼啊!好疼。”
小云这一叫不要紧,他们那还有心思还去那样,这时的欣桐只好来到小云这边,抓着小云的手看,还给她吹嘘着,那样心疼的给她以照顾。这时在一旁的璐璐看得真真切切,但她也没怎么往那边上想,可是就在欣桐给她看手时,看到小云看他的眼神,就觉得他们俩的关系不一般,所以她也很有定量,没有象小云那样小肚鸡肠,还帮着欣桐一起为她止疼。
欣桐叫李璐在屋里等他,他把小云送到楼下她的房间里。这时他妈也听到了那叫声,看欣桐拥着小云下来,问道:“这怎么的了?”就赶忙走到他们的面前,一看小云的手,烫得红红的,就又说:“你这丫头做事毛毛糙糙的,怎么这么不小心呢?”
“妈,那哪是小云的错,是我把人家的茶杯碰洒得。”
“好了,把她交给我,上面还有璐璐呢?”
这时的小云心里很不是滋味,心里暗暗的骂道:“你这个老死婆子,你净坏我的好事,你看我以后怎么整治你们。”
其实小云早就看不管他妈了,但她的成服很深,一边在她的面前表现得还是那么的滴水不露,还对她非常的热情。
这时的小云急忙说道:“太太都是我的错,那是公子的错,这没事,我自己就行。”
小云一边说着,一边还笑呵呵的走进了自己的屋。
其实她是装给他妈看得,怕她看出什么端倪。
特别她喜欢欣桐千万别露出什么马脚。 这让她知道了,还不把她撵走。
所以她就加倍的小心做事。

第二十四章、相互的嫉妒
屋里的摆设也非常的讲究,那软式的沙发和中式高档的茶几以及还有那家庭影院,无不显示这个家的气派。李璐一边在看着,一边想,这个欣桐在这个家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。这时小云叫李璐姑娘坐下,然后又去叫萍儿去坐,可是一转身萍儿却不见了,一抬头人早已走上楼了,她一边往上走,一边喊:“桐哥哥,你下来,看谁来了。”
这时在二楼卧室里睡觉的欣桐一听到萍儿的喊声,就急忙的起来,还没等他走出门,这时的萍儿已经来到门前,欣桐一出门,好悬他们俩没有撞到一起。
欣桐一眼看到萍儿,就赶忙的问道:“你喊啥?人家正睡觉呢。”
“我不喊你,你能醒吗?”萍儿还很有理的说。
这时在楼下的大舅妈也被喊醒,问道:“谁呀?是萍儿吗?”
“是我,大舅妈。”萍儿回答道。
这时大舅妈来到客厅一下看到李璐来了,就急忙招呼道:“小云快给璐璐拿些水果来。”
“萍儿哪去了,我就是被她吵醒的,这个丫头到我家就是那么的随便,你看不象璐璐姑娘你,很稳重,象个姑娘样。”
“舅妈,你别在夸我,我是特意和萍儿来看你的。”
“我舅没在家,他多咱才能回来。”李璐问道。
“你舅吗?他到年跟前,才能回来呢?”舅妈回答道。
这时欣桐和萍儿也一起下来,欣桐一眼看到李璐,就高兴得不得了,急忙走上前,说道:“你来了。”
在一旁的萍儿不愿意看到他那样,就把脸背过去。
欣桐才不理会她呢,他的心思全都在李璐的身上。
他不但超出已往对萍儿的热情,全都用在李璐的身上。
他不顾萍儿的感受,就一下扯着李璐的手说:“走,我领你到我的楼上去,看一看我的画和诗。”
李璐也无法拒绝他,就象很听话的,和他来到楼上。
这时可把萍儿气坏了,向楼上努努嘴,也没有和舅妈告别,就气冲冲的走了。
小云也很生气,因为她也喜欢公子,可是现在一下来了个璐璐,把他的心都抢去了,所以也气不打一处来。
就也气冲冲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睡觉去了。
这时的舅妈已经看出了这两个姑娘的心事,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弄不懂。”
让他们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吧?我是管不了了。
这时欣桐领着李璐来到他的房间,李璐一下被房间里的画和诗特别感兴趣,她一边看着屋里的画幅,一边欣赏画中落款下的诗,就问道:“欣桐哥这都是你画的吗?”
“是的,不知道画得如何?”欣桐谦虚的说。
“画得太好了,诗也作得好。”李璐一边很肯定的说。
“是真的,能得到璐璐妹妹的这么高的评价,我就知足了。”

相关文章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