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 1

水色赣州

Posted by

图片 1

十二朵过路的云

从水里看赣州,会更渗透,更有韵味,也更有颜色。

1

只有泳者,能从水里看赣州。泳者在龟角尾下游五六十米处回看赣州,身在赣江,左边是贡江,右边是章江,蓝蓝的江水组成一个大大的“人”字,绘出很人文的水赣州。

浪喧闹,却说一句是一句

句句水灵

奔腾的章江,沿着赣州城区南面弯一个大弧,江水立即舒缓而温柔起来,形成了俗话说的“腰带水”
。我家就住在江畔,早时不晓事理,只见水不见“腰带”
,后来懂一点事时,则只见“腰带”不见水,章江已悄然干枯。那是上世纪70年代,粉黄的油菜花沿江岸怒放,欢喜地泛滥到天边,包裹了村庄、工厂,也包裹着我的家园。章江,是我青少年的向往。我曾泅过章江,也曾乘舟过江,步踏浮桥、骑单车过江,沿着江边羊肠小道恋爱回家的感觉真好。章水,在不自觉间,走过了我的少年。

岸诚恳,终身

后来,是一条橡胶坝捆绑江河,成全了这股“腰带水”
。不管靠橡胶坝捆绑的“腰带水” ,还叫不叫“腰带水”
,章江两岸的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窜起,江畔变化日新月异,特别是晚间,美轮美奂的绿树泛光灯、激光探照灯、椰树彩灯等等,高低远近各不相同,花千树,星如雨,将夜幕里的水城装点得流光溢彩。夜色令人醉迷,促涨了多少风水假说的欲望呵。

爱上一江就是一江,转身重叠云梦

闪光的不一定是金子,反光的不一定是好水。对江河水,不仅观赏,更应该品尝。今日的章水,缓缓如同凝滞,比二胡里奏出的《江河水》更沉重。

不让天空失望;岩下深渊也是

守护一泓净水,比守护一杯净土更难。游泳在章水,确实有点脏。膨胀的城市带来了诸多的膨胀,下水道也似一条条膨胀的溪流汇聚,章水快一阵慢一阵,冷一阵热一阵,有时像进入温泉,却不是温泉而是城市污水,腥膻之气令人呕吐。从河里爬起来,一身黏黏糊糊的像涂了一层胶水,让人像吞了苍蝇一样腻歪。人生不知道有没有轮回,水,却是有轮回的。章江不仅是赣州的观赏水,也是赣州市民的饮用水,章水经过各种管道,日日夜夜流入两岸市民的食管、血管。用漂白粉漂过的水,或许真的没有一点异味了。

暗暗一往情深

这就是我的母亲河? !水与水相连,生命与生命相连,生命亦如一泓章水。

2

江畔一树,身板硬了,老了

贡江是真正有霸气的大江,江面开阔,江水浩荡,直贯南北。秋水如神的季节,贡江,就像一位骁勇大将军,挥舞着呼啸凌厉的长风,卷起排阵千重的滚滚浪涛,永不懈怠地击打着江岸,摧残浮桥,常常把400多米长的浮桥扭曲成一支巨大的弯弓,而江流就似一支闪亮的箭镞。宋代留下的浮桥相互挤压,发出吱吱呀呀的呻吟,从宋代传至今日。

又躬下

碧蓝、深蓝、黛蓝,江涛如海涛。此时游江,不由顿生几分英雄豪气,只见一队队泳者在逆水逆境中逆流而上,汇成一股水流人流的大军,乘风鼓浪。沉沦于激流,人生一大快事,可以无思无欲,在片刻间脱离红尘。

太阳下,树叶翻晒它的内心

生命在激越中激活。贡江的污浊并不比章江少,相反,因为江宽水阔而水情更加复杂,一条大江同时夹杂着各种流派,有清流、浊流,有暗流、激流,统统在流动中融合,失去本色,变成新我,这就是大江就是人世。贡江是胸怀宽广的大江,流量是章江的七倍,更因其南北直通迎时代风潮,兴风作浪,生生不息,那些污浊就在荡涤中瓦解、净化。

皱皱巴巴的树干,历千年风雨

一次次迎日出,勾腰也站着,它坚信

赣江漂着一首民谣:登上齐云山,游过储潭、三门滩,生活在赣南,一世不遗憾。

死非黄昏

储潭、三门滩,是赣江一脉上的两个著名险处。三门滩又唤做“十里河排”“峡江”
,人们从山上往下看,一条江流被两排大山挤夹,百丈深渊下似一条银链曲曲弯弯,令人发憷。而漂游在挤兑的江水里,感受完全不同:两岸山脊壁立千仞,一泳一形一景,青、蓝、黛、紫,变幻无穷,岚雾袅袅,美不胜收,被两排大山夹挤的蓝天似一条天河,白云滚滚也似雪浪涛涛。

3

三门滩下游的大滩,激流汇成一个六七平方米的漩涡,曾手忙脚乱在漩涡里挣扎,人力硬与水力搏斗,差一点丢掉性命。后学乖了,一动不动,顺水而去,漩涡猛烈地把你旋入中心,吸入水中,似乎要干什么,其实又没干什么,只一会儿又用力把你抛弃出来,如同坐了一趟历史的旋车。

从零开始,一滴水有了动静

“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”的储潭,是另一种漩涡,几百平方米的更大漩涡,整条江流在这儿盘旋,力量巨大而不易觉察,古来是赣州人打捞溺者之处。有一次,我们10人晚8点才游到这里,两岸灯火与天上星斗连成一片,煞是美丽,却无心赏景,在水际与星际间迷了路,脚下也开始抽筋了,有点旋不出去的幻觉。

一滴水上,一滴露添一个零

一啼鸟叫:太阳醒啰

水里赣州与岸上赣州不一样,水里的人与岸上的人也不一样。岸上的赣州女人、男人都有点好“摆”
,尽管“摆”的内容、形式不一样。可就没见过,谁在水里好“摆”的,男女老少一个个都是坦诚相见。可见“摆”不“摆”
,看地方。当然,水里的人说话水分大一点,大家都知道的,一笑了之。

一条江的聚会,运算的方式

“水色本正白,积深自成绿。 ”亲水,使人欢乐。

是教育鱼儿和电力的吧

贡江、章江、赣江,三江分流又合流,功利与非功利既对抗又和谐,共同组合,流淌着这座城市的韵脉。

退进一滴露中,查看一方山水

上善若水。对于水,以及以水为媒的探究,我们很难追索根底,模糊的物事自有其模糊的好处,一经明朗,它的端点也许有如剥去饰装的泳者,当初存留的感觉和期待,也可能会变得荡然无存。

是自然与人相爱

4

一横山脉,似天堂的门坎

之上云飞,之下江流

中间是街市

一是叙说,一是聆听

一个女人,站在山坳上

碰见石头,踢进江里

听见喜鹊,追它到天上

天上是鸟儿的家

江中有鱼儿落户

5

鱼是被两岸的山挤扁的么

画鱼的儿子问他爸爸

因为水与水的压力。他妈这么回答

那么扁舟在水上,为什么会扁

儿子又问

他父亲打他一个嘴巴

儿子哭了,说鱼儿的嘴是圆的

人的嘴巴却是扁的

爷爷忙说,别施压

让孙儿把话说圆,说着想着

爷爷自己也错了

6

既要和大山拥抱,还要跟峡谷行走

谁个能懂山水的婚姻

岸上一卷山岚,抱峰峦翻了个身

斜照就躲了,知道为什么吗

低头看江流,抬头看落日,初恋转过脸去

晚霞红着,暗暗害羞……

世间一切就这么细微

让人欲说又难于开口

7

日落给月升让位,一朵过路的云

滴下露水

山野疲惫

一窗灯光,在檐下亮了

是在南山,是陶潜的那一扇么

声音传来,却是一位母亲

辅导儿子读《桃花源记》

8

阳光坐在院里的椅子上

照墙上镜子

院子已扫了一遍,风又来扫

几瓣落红在西厢,以斜照擦身子

和风仍温柔地扫来扫去

扭不动柳荫

院外,一支谣曲被犬吠

吼了几声

院侧篱上藤花,朵儿渐渐红了

9

树枝指天上,一只鸟儿

似它的小指头,想摘落日那果子

树下浇地,鱼儿一次次穿越天空

树叶看得清楚,一个女子

身影在水里洗澡,一身美丽

等男人回家……

树倚春池,在鸟儿和鱼儿眼里

都是合格的普通百姓

10

扔进院里的那条野径

长蓬蒿,喂虫儿唧唧

那拾柴归来的老妪,弯腰

抱起檐下的老南瓜

像夕暮

在储藏落日

11

白鹭经过绿竹,昏鸦离开

腾出高枝挂明月

三两犬吠,惹响蛙鸣

几粒萤火返朴菜园

瓦上月白,篱外虫唧

村口流水流着,一渠星星

禾穗含露滴,埂侧鸭儿花

似叫几声:嘎嘎

月色柔柔

风儿轻轻

12

人在出生时,亲人笑了

离去时,儿孙哭了

哭笑两级之间,生命的过程

是一条河

地球的圆润,总是怀孕的母腹

黄土的接纳,就像江河码头

迎送往返

2018.11.20于诗乡博雅苑

水也像人

这是娄山关

看见了什么?

一九三五,立于雄关

在一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口

如山的血性,国之骨质

站起神州

蓝天、白云、鸽翅……

还看见什么?

地球上最能转动天地的摇柄

相关文章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